開封出土明代王府遺址

 

 

 

經過歷時1年的考古發掘、專家論證,河南省開封市城隍廟街附近發掘的一處明代建築群,日前被專家確認為明代周藩永寧王府遺址。

一塊匾額揭開明代王府

永寧王府遺址位於開封市城隍廟街中段路西。該遺址所在區域,明清時期先後建有明代永寧王府、清代大道宮、清代按察司署,民國時期及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後曾改建為河南省第一監獄。 2017年7月,為配合開封城市建設,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開封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對該處遺址進行搶救性發掘、清理。青花瓷、紫砂茶壺、龍紋瓦當以及廟宇裡的香爐、道觀裡的石碑等諸多文物在永寧王府遺址中重現天日。同時,出土的兩具姿態離奇的人骨、有泥沙充斥的轎子、散落的玉制象棋又為原本疑云密布的遺址籠罩上了一層神秘的面紗。

開封市文物考古研究所萬軍衛是此次考古發掘現場的負責人。他告訴記者,“考古發掘起初,我們在永寧王府遺址中大殿的西南角,發現了一些明代青花瓷器的碎片,將碎片拼接之後呈現在眼前的圖案竟是一幅完整的青花圖樣。”經專家鑑定,該圖案是代表古代文人期待命運眷顧的“魁星點鬥”。之後,考古隊在大殿西側山牆下清理出一件大型建築構件,整體呈青綠色,圖案造型似龍非龍,萬軍衛斷定這是螭吻。螭吻常出現在中國古代宮殿建築的屋脊上,做張口吞脊狀,為祈求降雨和避火消防的吉祥飾物。

“我們又相繼發現了綠釉龍紋瓦當等重要遺存,這些只有那種規格比較高的建築物才會用到。”萬軍衛告訴記者,之後陸續發掘出來的各種遺跡似乎都證明這座大殿就是王府建築。最為重要的是,遺址中出土了一塊明萬曆四十年(1612年)“昭代賢宗”木匾額,落款為“永寧王府掌理府事肅湷立”。專家認為,這塊具有確切紀年的木匾額,以及遺址內出土的大量琉璃建築構件,為確立明代周藩永寧王府遺址提供了重要依據。

永寧王府隨之淹沒

記者從考古現場了解到:明代周藩永寧王府是沿中軸線對稱分佈的三進院落,南北長約122米、東西寬約42米。整個建築群坐北朝南,由南向北分別為大門、照壁、儀門、銀安殿、寢殿、後花園和北院門。花園內的假山、池塘等,無不顯示著王府的昔日輝煌。 “明代周藩永寧王府遺址保存較為完整,中軸線上的建築群佈局明晰,每棟主體建築之間沿中軸線有踏道或甬道相連,前廳房與後廳房均有附屬的東西廂房。” 開封市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長王三營說。

據史書記載,洪武九年明太祖朱元璋開始將諸皇子分封於各地,第五子朱橚被分封為周王,洪武十四年就藩開封。永寧王為周藩郡王,永寧王一系共曆八代,在開封生活延續了196年。 1642年李自成攻打開封,決開黃河堤灌城,整座城市被淤埋於地下,永寧王府隨之淹沒。 “由於遭受了洪水災難,因此能在遺址之上看到由洪水淤積而成的黏土層。”萬軍衛說。

此次考古發掘除了常規的陶器、瓷器等以外,還在大門口的“上馬石”附近發現了一副玉制象棋。更為重要的是,還發現了一件呈長方體狀、形制規整、形似櫃子且上部有四方形窗口的“大傢伙”,“最初以為是窗戶,後來徹底清理才發現是個轎子,轎子在開封的考古史上還從未出現過。”萬軍衛說,在遺址現場能看到洪水漫灌後牆壁成排倒塌的痕跡,轎子被大水漫捲,泥沙充斥其中並凝固完好。此外,還發現有形狀彎曲的屍骨,再現了當時洪水迅猛,府內人們掙扎逃生的死難場景。

讓遺存“活下來”延續文脈

據了解,截至目前,此次考古共完成發掘面積4000平方米,出土大量明代琉璃建築構件,以及陶器、瓷器、木器、骨器、銅器、錫器等各類遺物1000餘件(套),為研究明代文物特徵提供了難得的標本材料。

開封文保人士付保軍認為,開封歷史上與黃河的故事太多,歷代黃河水患才形成全國著名的“城摞城”奇觀。至今開封城下還埋藏多少歷史,無法估量。

在近日舉辦的明代周藩永寧王府遺址保護和開發研討會上,與會專家認為,永寧王府遺址的發掘在國內影響深遠,其一,該遺址為全國研究明代王府文化貢獻了不可多得的文化實物;其二,該遺址為研究1642年黃河淹毀開封城的歷史,提供了真實鐵證。

王三營說,該遺址規模宏大、規格等級高,具有極高的歷史科學藝術價值,對研究中國明代郡王府規制具有重要意義。通過此次發掘,搶救出土了一大批珍貴文物標本;遺址內出土的建築構件和具有確切年代的遺物為研究明代晚期的文物特徵提供了難得的標本材料。

永寧王府遺址的考古發掘也引發了開封有關部門關於文化遺址保護的新思考:如何處理眼前利益與長遠利益的關係,城市建設發展如何與文化遺址保護相得益彰,是將地下文物掏空放在博物館裡展示,還是原地進行遺址保護……7月13日,記者在現場看到,考古人員已經將遺址回填,靜等下一步具體的保護方案。


相關閱讀
   
.,.,.,.,.,.,.,.,.,.
.,.,.,.,.,.,.,.,.,.